小公主的睡前故事

2020-12-01 睡前故事

关于小公主的睡前故事1

  从前有三兄弟,住在乡下,他们三个人从不曾离开过村庄,一向很欢乐地生活着。忽然,祖母死了,遗下三样宝贝,每人给一样。他们三个人于是到祖母家里领取遗物,但是他们不知道这些宝贝是做什么用的。长兄卡鲁洛得了一个空空的钱袋,二兄亚厄它诺得了一个叫笛,祖母最疼爱的小弟弟开资允诺就得了一件旧外套。

  “我们可以发大财了呢!”他们说。

  “要是这个钱袋子满装着金镑的话,那是多么的好啊!”卡鲁洛说。

  果然钱袋子马上膨胀起来,几乎要胀破袋口似的,里面满是金镑。

  “啊!哎哟!”二弟叫起来,“哥哥这一下用不尽了。”

  亚厄它诺跟着拿起叫笛一吹,突然许多军队出现在前面的路上向亚厄它诺致敬礼,听候指挥。

  “你们要我干什么呢?”亚厄它诺问。

  “我们是等待阁下指挥哩!”兵士们说。

  “唔!现在我没有什么事要用你们,可是总有一天需要你们的。”亚厄它诺说着又把叫笛一吹,兵士统统不见了。亚厄它诺看了十分惊奇——弄得神魂不定——但他因此却幻想着要来做一位大英雄豪杰了。

  “那么我也穿起外套试一试吧!”幼弟开资允诺说着把外套披在身上,一瞬间就看不见了。

  “你到什么地方去啦?”哥哥们问。

  “我没有到什么地方去,还在这儿啊!”

  “你哪里在这儿哟。”

  说话之间,外套从肩上滑下,才又看见了弟弟。

  “唔!我这件外套真是奇怪啊!将来总有一天会需用它的。”弟弟说,“可是我们千万不要把魔法的东西告诉人家啊。”

  两个哥哥都很赞成这个意见,约好大家严守秘密。

  卡鲁洛这家伙真没有办法,他有了钱,就非花掉不可。他本来就不是逊善的青年,他一到了城里,就大赌特赌,虽说常常输得很厉害,他却毫不在意。只要他一想到需要钱的时候,钱袋子马上会装满了金镑,于是市上盛传他是一个世界上最富的人。国王的公主听了这个消息,便派了一位使者去迎接卡鲁洛。

  “啊!公主要认识我吗?这是我一生最大的光荣啊!”卡鲁洛非常高兴而又荣耀他说。

  卡鲁洛到了王宫,备受优待。这一晚他就带了许多的钱和公主打纸牌,每一回都被公主赢了。卡鲁洛总是很随便地笑着说:“不要紧,金库里还有许许多多的钱哩!”

  卡鲁洛不过是个粗野的农人,然而公主装着很佩服他的样子,在两三个礼拜之间,居然要和卡鲁洛订婚了。

  卡鲁洛受到这样大的荣宠,自然以为不妨把家传的秘密公开给公主晓得,在谈闲话的时候,简直就想把钱袋子给公主看了,可是卡鲁洛的钱袋子还没有拿回,他就被监禁在宫中的牢狱里了。

  卡鲁洛幸喜衣袋里还有两个金镑,于是他贿赂了守狱的兵士去把他现在的情形告诉他的兄弟。亚厄它诺知道了这件事,马上吹起叫笛,带着现出来的军队向公主的宫城出发,他的军队比公主的勇敢百倍,马上就包围了宫城,宣言不把卡鲁洛交出来,就要破坏整个的城了。公主没有办法,放了卡鲁洛。卡鲁洛气涨了面孔回到乡下。

  “我已经打胜她了,我要问她要回那个钱袋。”亚厄它诺说着就去见公主。开资允诺也跟着哥哥一块儿同去,因为他穿了那件旧外套,所以谁也看不见他。

  公主看见那勇敢的军队的大将,不过是一个粗野的农人,便惊奇地猜想他也一定有什么秘密。她便很狡滑地、假装很恭敬他他说了许多好话:“卡鲁洛的入狱,实在不是我的过失,我才认识他不久,他就向我求婚,这不是太冒昧了吗?

  “可是,你就和卡鲁洛大不相同了。你是这样一个伟大的人,非得有一个很大的宫殿,给所有的军队驻扎不成啊!”

  “我吗?宫殿是用不着的,我的军队一听到我的命令,马上就涌出来,我把叫笛一吹,喊一声‘立正’,军队就摆在面前了:当我不需要的时候,再把叫笛一吹,喊一声‘休息’,他们就消灭了,用不着那麻烦的宫殿。”

  亚厄它诺被甜言蜜语所惑,不觉滔滔地把秘密说出来了。

  “这个叫笛真是宝贝啊!你肯给我看一看吗?”公主不客气地问。

  站着谁也看不见的开资允诺,推了一推亚厄它诺的膀子,要他留神,但是没有来得及,亚厄它诺已经把那重要的叫笛交给了公主。公主把叫笛一吹,宫里马上都布满了军队。

  “把这个男子捉住。”公主命令军队说,“他是个叛逆,是国贼。”

  军队只认吹叫笛的是主人,所以马上捉住亚厄它诺,可怜他被拉到地底下顶低的牢里去了。

  人们的眼睛看不见的开资允诺依然留在宫里,他到处寻找钱袋子,可寻不着。叫笛仍在公主手里,有许多的军队围拢着卫护她,怎么也不能走近公主。公主正在对兵士说话,夸奖他们的服装、剑和短刀等等。开资允诺没有办法,想着等军队退散了,然后回乡下去。他正要出宫殿的时候,却不幸被公主的侍女撞了过来,侍女心里想,在青天白日之下,哪有被一种看不见的东西撞着的道理,大惊失色地喊起来。开资允诺便很和气的贿赂她说:

  “唔!你不要响,我是不会害你的,假使你能够告诉我哥哥的钱袋在什么地方,和把公主手上的叫笛拿给我,我一定送许多许多你没有见过的金镑给你。”

  但是侍女吓得魂离魄散,没有听见开资允诺所说的话,便跑到公主面前说,有一个看不见的男子来暗杀公主。

  “又有一桩怪事来了!”公主害怕他说,马上吩咐关闭城门。

  后来开资允诺橐橐的脚步声给他们听见,他们就跟着脚步声追寻。开资允诺避免捉住起见,就很敏捷的跳到椅子上,桌子上或爬到床铺里面。公主因为寻得很疲倦,兵士们又把房内的器具翻来覆去地倒乱了,公主恼起来便拿叫笛一吹,把兵士遣散,自己回到房间里去,同时,开资允诺却也跟着进来了。公主横卧在床上,开资允诺就坐着想等待公主熟睡后去取回钱袋子和叫笛,可是他不知不觉地也瞌睡起来,又因为房里热得闷人,他不管好歹,解开外套的钮子,露出了一点儿胸口。公主这时还没有真正睡着,她看见了这个便跳起来,趋至开资允诺的旁边,抢走那件外套了。啊!可怜的开资允诺被公主看见,除开很忿怒地握着拳头以外,一点办法也没有了。他发狂地想扑过去抢回外套,但是又恐怕公主一吹叫笛,房子里都是兵士,自己会被监禁到牢里去,便转身走到窗前;然而公主已经吹起叫笛,马上满室里都是武器锵锵的声音。开资允诺拼命地拔开窗门跳出去,在得了三件宝物的公主那种胜利的笑声里,跑到街上去了。二青色的无花果

  开资允诺一路忿忿不平,同时又为自己的命运而悲痛欲绝,他慢步走向乡下。他一面走一面心里思量,走了几个钟头又几个钟头,不觉肚子饿起来了。这时候,有一个没有主人的花园,长了许多很大的青色的无花果,触着他的眼帘,他便跑进去,摘了许多吃个大饱,觉得非常好吃。

  “真正怪事,正月就有无花果了,我总还算是幸运啊!”他说着又吃了好几个。

  他吃得肚子十分饱胀,脸面上不知怎样很奇怪起来,自己看见自己的鼻子渐渐地变长,长得好像手臂似的,再过一会儿,更长得几乎拖到地了。可怜开资允诺看着非常恐慌,他想,这一定是擅取没有主人的无花果所得的罪了。他叹了一口气,决定永远住在这个花园里,因为他觉得给人家看见他这种样子是很可耻的。

  过了一些时候,他又饿了。他发现在园子里的另一片地上,有许多小小的紫色的无花果,他想,“这个大概没有什么害吧!”他便谨慎地托着那又长、又重、又大的鼻子,走到那面摘取小小的紫色无花果来充饥,可是真奇怪,长长的鼻子,渐渐缩小缩小,恰好小到原来的样子了。他高兴得跳起来说:“这无花果真希奇哟!”同时他又想,“啊!真的救了我啦,我又可以出去见人了。”

  开资允诺是个很机警的男子,他因此想了一个很妙的手段,马上去拿了两个篮子来,摘满了一篮大的青无花果,又摘了一篮小小的紫色无花果,然后装做一个乡下的老公公,提着那篮满满的青无花果到街上去叫卖。

  “无花果!有无花果卖!”开资允诺一面走一面喊。

  街上的人听见卖无花果,都拿钱出来要买。开资允诺说:

  “正月里的无花果,你们想拿两个铜子来就买到手吗?对不起得很,不拿金镑来是不卖的。”

  “卖无花果,好吃的无花果!”开资允诺又来到公主卧房外的窗下大声喊。

  “五块钱,统统卖给你吧!”开资允诺说。

  “都买了吧!”公主说。

  开资允诺卖完以后,独自忍不住笑地走了。

  到了第二夭早上,市上遍传公主和一些侍女们得了一种奇怪的重病。这一天整天都有各种医生来来往往,出入宫廷之内,纷纷查看医书,用尽脑汁去思考对症的药。公主们虽然吃了许多黑的红的青的各种各样的药,依然毫无效果。公主躲在房里,不愿意露面,因为她长了一条足足有六尺长的鼻子,只好整天睡在床上。那长长的鼻子放在绣花被上,真好像摆着一根枪呢。

  不久,有一位新的医生来请求给公主看病。这是开资允诺所化装的。

  “我有一种法子,可以医治这种新奇的病症。”新医生说。“那么,请你先把侍女医好,我才放心给你医治。”那蛮横成性的公主说。

  于是这位假医生走到侍女的房里去看病,侍女因为自己变成这个怪样子,正在很伤心地啜泣。

  “我有研究医治鼻子的法术,但我要先得到你的谢礼。”开资允诺说。

  “好的!我所有的东西随便什么都可以送给你。”侍女说。

  “不,这些东西不好,你得把公主抢来的钱袋、叫笛和外套拿来当作礼物,可是你千万不要把这件事告诉公主。”

  于是侍女拖着长鼻子到公主的房里,坐在床边,唠叨他说些怨恨后悔的话。

  “你到那边去吧!你到那边去吧!房里有了我和你两个长鼻子还有余地吗?喂!你走开啊。那个庸医真不会医好你的鼻子的。”公主说。

  但是侍女装作整理枕头的样子站了很久,她虽然这里那里地翻弄,寻找那放在被窝里的宝物,因为公主一点不懈地注意着她,所以她只偷到了一个叫笛。

  开资允诺接过叫苗说:“这个东西,可以做酬报我的礼物了。”他就把紫色无花果制成的糕饼给侍女吃下去,那鼻子马上缩成原来的样子了。开资允诺吩咐她休息一下,他又到公主房里说:

  “现在替公主医治吧!”

  “不,不,非得要我放心以后,才可以请你医治,刚才恃女到这儿来,看见她还没有完全好呢,请你再先把男侍者医好吧!”

  侍者受了医治,马上回复原来的鼻子,他高兴得跳起来,在医生的周围舞手舞脚。侍女听见跳舞的声音,也跳着跳着出来,两个人一块儿跳到公主的房里。公主看见他两人的鼻子医得很漂亮,便嫉妒得几乎发狂似地大声说:

  “请你也替我医治吧!现在马上替我医治吧1”

  “好的,可是得先得到你的谢礼,使我放心之后我才能为你医治的。”开资允诺说。

  “啊!随你喜欢什么都给你吧。”

  “那么,请你把钱袋和外套送给我吧。”

  “哎哟!你是那个男子吧。啊!好像我见过你似的。”公主呻吟他说,但是她马上又迟疑不决地大声叫:“不成,不成,不成!”

  “你说不成吗?那么,好!”开资允诺说着把剩下的妙药交给侍女,叫她拿去给昨天吃了从窗口扔掉的青无花果的马夫吃,然后拿出叫笛一吹,军队又现出来,重重围着公主。结果公主说着“喂!都拿去吧!”便把外套和钱袋扔给站在军队后面的开资允诺。公主马上又对开资允诺说好话。

  “我很佩服你对待我的手段呢。我对你比对你的哥哥们实在要敬重得多。你如果肯医治我的鼻子,我想你一定觉得我做你的妃子是很相配的。啊!快点!快点为我医治吧!要是没有这可怕的鼻子,我真是一个美丽的女子啦。”

  “公主!奇效的药,已经一点没有了,刚才剩下的一点,不是给了公主的马夫吃了吗?你总是说,要你放心之后才肯医治的话,却不甚高明啊!这些兵士们乌上要去救亚厄它诺哥哥了。我现在领回公主先前不应该取的三件宝物,就把这微贱的东西——这个在世界上无论哪个公主都不能用来炫耀的长鼻子献给公主吧!”开资允诺带讥带悄他说。

  就这样,那六尺长的鼻子永远地长在公主的脸上。那三兄弟后来离开这个国家,不知到什么地方去尝试新的冒险去了。

关于小公主的睡前故事2

  正当我十岁的时候,我的父亲害了重病。父亲或许自知已将不治了。有一天,他把自己的弟弟喊到病床前,把我托付给他说:“我这病已好不了啦。

  我死后,遗下这中国和许多家产,但因孩子还小,所以很不放心。我死后,请你执掌国事。等到我这孩子到了十六岁的时候,你叫他和你的女儿结婚,再把王位让给他。”

  不久,父亲便死了。

  我的叔父遵奉父亲的遗嘱,执掌国事,更抚养了年幼无知的我。我因为从小在王宫里只知和一班女人游玩作乐,所以生性非常柔顺和善。

  时光冉冉地过去,我不觉已到了十六岁了。正在生日那天,有一个名叫摩白拉克的黑奴向我说道:“王子!从今以后,你是个成人了。依照成约,你得向叔父要求继承王位。唔,我伴你同到你的叔父那边去吧。”说着,就带我到大客厅里去。

  叔父身旁围着许多贵族,坐在工座上,转过头来向着我。我便向叔父要求继任王位。但叔父却回答说:“我已经召集许多星相家替你卜过命运,知道你今年还不能接任王位。明年一定让给你,所以,你再等一年吧!唔,今天你就这样回去吧!”没有法子,摩白拉克便伴我回来了。

  可是,过了三天,摩白拉克忽然一面哭着,一面走来报告我一则意外的消息道:“王子!你那可恶的叔父,计划着要害你。因为许多贵族和群臣见你成长了,个个非常心喜,所以,你的叔父便觉得不快乐了。”

  因为这事过于奇怪,我,时几乎昏去了。幸有摩白拉克在旁扶着我,并且又安慰我说:“王子!不用担心。只要我这摩白拉克在世一日,他们决不会亏待你的。”

  摩白拉克一面这样安慰着我,一面伴我到父亲在世时所住的房间里去。

  他搬开一把椅子,移开地毡,忽然现出一个很大的地洞。

  摩白拉克叫我蹲下去,看看地上那个洞。我蹲下去一看,只见下面有四间房间,房间里面,叠着许多透明而藏着黄金的壶,用金锁锁着。仔细一看,那些壶口上有金板盖着,金板上又有两只用宝石做成的紫檀木猿坐着。

  我数数那些壶,一共有四十把,但在第四十把的壶口上,却没有金板,也没有紫檀木猿,“摩白拉克,为什么有这样多的猿坐着呢?并且,为什么独有第四十把的壶口上,没有猿呢?”我因为好奇,就这样问摩白拉克。

  于是,摩白拉克便开始讲道:“因为你的父亲与那青魔王沙其克是好朋友,所以,每年总去看他一次。每当动身去的时候,你的父亲总带些中国的珍宝去,过一个月回来的时候,每次带回这样一只猿来。一年一年地积起来,就积得了三十九只。所以,你的父亲曾和那青魔王有过三十九年的来往。

  “有一次,我向你的父亲这样问:‘国王!你带了非常值钱的中国珍主去,却拿回了这样不值钱的木猿来,究竟是什么打算呢?’他就这样回答我说:‘摩白拉克!这是秘密,但不妨单单告诉你吧。这木猿,实在是具有不可思议的魔力护符。在这猿的身上,有许多有力的鬼跟着。但是,这些猿在没有积到四十只以前,是一点用处也没有的,不能使鬼发生作用。’”

  摩白拉克说到这里,叹了一口气,随即继续说道:“所以,王子,我们一定要得到一只紫檀木猿。等到猿的数目到了四十只的时候,我们便能借鬼的力量,扑灭你那可恶的叔父了。所以,今天晚上,我们立刻去寻那青魔王沙其克吧。沙其克一定肯援助我们的。”

  于是,我们便化装了,在那天夜里走出王宫,向北走去。

  后来走了一个月光景,我们走到了一处没有人的荒野地方。摩白拉克便说道:“王子,我们终于到了目的地的国家了。你瞧,这里便是青魔王的国家。”

  可是,我因为什么也没见到,就说道:“可什么也没有啊!”于是摩白拉克就一面笑,一面从衣袋里摸出药来,涂在我的眼上。忽然,便有一个神秘莫测的国家展现在我的眼前;同时,非常奇怪,又有一群容貌像人的鬼,走近我们的身旁来,领我们到魔王沙其克的宫里去。

  那魔王见了我,非常快乐,说道:“王子!你来,我很觉光荣。我和你的父亲是老朋友呢!此后,我也想和你结为知交,怎样?我有一件事要托你办一办,你肯么?你如果办得好,就把第四十只猿给你。”

  我在魔王前低下头,答道:“无论什么事,我没有不肯办的。”

  魔王就高兴地叫我走近去,一面交给我一张纸,一面说道:“你去找到画在这上面的蔷蔽公主,伴她到我这里来。”

  我看那张纸上画有一个从来不曾见过的美丽的'公主。我看了一会,说道:

  “可以,一定替你找来。”说罢,便退出了魔王的宫殿,和摩白拉克两人同到远迢迢的印度国去。

  后来,足足有七年,我和摩白拉克两人,备尝一切的艰苦,一路走着。

  有一天,当我们走到一座村庄的人口时,有一个瞎眼乞丐在行乞。但出出入入路过的人,个个只装不见,径自走过。我看那乞丐很可怜,便掏出一块钱来给他。

  那乞丐再三道谢后,问道:“先生可是旅行到这里来的人么?似乎不是这村庄上的人呢。”

  我回答说:“是的,我是旅行到这里的,找一个人,已找了七年,始终找不到。”

  于是,那乞丐说道:“我的家里,虽是坍得不像样的破屋子,吃的东西也没有,但请和我一同去,好么?”

  我们不加拒绝,便跟着那乞丐一同走去。

  不久,走到了一幢破落不堪的房屋前,那乞丐用杖摸索着门,一面说道:

  “这房屋原是一个贵族所住的,如今竟坍得这样,只配给我们这样的穷人住了。”他一面说,就走了进去。

  那时,忽然有个女人声音道:“父亲!今天可讨着些么?为什么这样早便回来了?”

  乞丐回答说:“女儿!今天因为遇到了一位仁慈的先生,讨得了一块钱。

  因为想略略款待那位先生,所以现在伴他来了。”

  乞丐随即领我们到房间里去。房间里只燃着一支蜡烛,但当我一看见照在暗淡的烛光里的那女儿的脸,不禁惊呼起来,因为那女儿,正是我们已找了七年的蔷蔽公主。

  我靠着椅子,深深地透了一口气。那乞丐看见我透气,忙问我:“先生,你可是有什么不快的事么?如果不妨的话,请告诉我好么?”于是我便把长途跋涉的动机,完全告诉那乞丐。他听了,非常吃惊,说道:“先生!这真是又奇怪又凑巧的缘分了!所谓蔷薇公主,便是我的女儿。关于这女儿,我也已经受累不少了,请听我慢慢讲来。”

  于是,那乞丐便这样讲道—— 我在现今虽干着求乞的生活,但先前原是这国里的贵族。我的女儿是流落他乡的公主,被我收养了。她的美貌在印度是久负盛名的,这村庄上的王子,虽还不曾亲眼目睹过,却钟情于我的女儿,衷心为此事而烦闷着。

  国王看到王子的烦闷,便吩咐我把女儿嫁给王子。女儿听到了这事,非常悲痛。但国王却不顾我的女儿的心情,立即举行婚礼,有一天,便派了臣子来,要把我的女儿带去。

  可是,事情非常奇怪,忽然从不知什么地方有石头沙泥飞来,把跑来带我的女儿的臣子赶走了。

  国王非常震怒,又派了五十个兵到我家里来,要杀掉我,抢我的女儿,并且,没收我的财产。但正当那五十个兵要行凶的时候,忽然不知又有一个什么人来,把那五十个兵一齐赶走了。

  从此以后,这村上的人,便没有一个人敢走近这房屋了;本来要好的朋友,也一个不来了;我也一年一年穷起来,连以前原是一座堂皇的房屋,也破得这样了。

  我们为什么住在这里,原因便是如此。如果先生同我的女儿到那青魔王的国里去,想来那魔王一定会可怜我们的,一定会使我的家庭恢复旧观的吧。

  那乞丐说完了话,蔷蔽公主走到我身旁来说道:“王子,我和你一同到青魔王的地方去吧。因为那青魔王,一定会使我的家庭重兴起来的。”

  我们决定在第二天动身,那一晚,便宿在乞丐的家里。

  可是,等到天一亮,忽然看见那乞丐已经死了。蔷薇公主固不消说,便是我们也非常伤心。那尸体便由摩白拉克葬在庭园里 。

  于是,我们便带了蔷蔽公主动身了。

  我们爬山越水,穿过沙漠,走了儿千里路,才回到了青魔王的国内。但不知为了什么,忽然我们的四周,人声鼎沸。我觉得很奇怪,回过头来看着摩白拉克的脸,他说道:“鬼的大军,已把我们包围住了。”

  我虽然并不看见鬼的大军,但一想到不能不和蔷薇公主分别了,便不禁心如刀割。知道我的悲怆的蔷薇公主,也说道:“我们不能不分散了,但我却不愿离开王子。”说着,她握着我的手,出声痛哭起来。

  那一晚,我们三人便在那里过去,但摩白拉克却对于我们的悲怆,同情他说道:“你们不要担心!我有一个好办法。我这里因为有着那魔王所最憎恶的药,所以,就涂在公主的身上吧。魔王一闻到公主身上的药,一定不要公主的。”我们听了他的话,不觉大喜。

  摩白拉克当即在公主身上涂起药来,但正将涂好,那青魔王沙其克早已现在眼前了,慌忙抱住公主,想带她回去。但魔王闻到了公主身上的药味,似乎很不耐烦,仰开了头,随即把公主抛在旁边。魔王似乎早已识破我们的策略,两眼炯炯地向我射过来,我立即拔出剑来,猛向魔王的胸部刺过去。

  忽然,眼见魔王的身体变成一块很大的玉,升到天空中去,随后一道亮光,又来势汹汹地向我头上落下来,我当即昏去了。

  后来,不知过了多少时候,当我醒转来的时候,只见我横身在荆棘中。

  我起来向四处看看,既不见那可恶的魔王,也不见那可爱的蔷薇公主和摩白拉克。

  后来,我走遍四处,逢人便这样问:“你们可知道那青魔王沙其克么?你们可知道抢了我的蔷蔽公主的那魔王么?”但大家都当我是疯子,理也不理我。

  这样,我在各处走了五年,因为过于绝望,昨晚我走到一座高山上去,想就此结束一生,不料忽然出现一个身穿绿衣的骑在马上的人,向我说道:

  “喂喂,中国的王子!请赶快到伊斯但布尔的国都去,去会见该国的国王阿柴恃工和波斯的王子。你的愿望一定会达到的。”

  因此,我便急急地向伊斯但布尔的国都走来,不料今晚途中在这里遇见了你,唔,这便是我的悲凉的身世。

  当这个人这样说完了一席很长的话的时候,东方的天空,已渐渐地亮起来了。阿柴特王便偷偷地起身来,不被那人觉到,独自一人回去了。

  阿柴特王回到王宫里,立即换过衣服,走到大客厅里去。

  过了一会,国王便召集群臣,派侍从到山里去请那两个仙人。

  这人被侍从带到国王跟前,看见站满很多的官员,不禁面如土色,低下了头,一声也不响。

  国王便开口说道:“王子!昨晚你所讲的话,我已统统听到了。”

  那人听了,不禁惶恐得战栗起来。

  但是国王和蔼他说:“你不必惊慌。我帮你夺回王国和公主。”国王实现了他的诺言。王子终于夺回了王国,并和公主结了婚。我们的故事就讲到这里。

关于小公主的睡前故事3

  从前,世界上没有鸟类。百鸟王和王后生养了百鸟。八哥公主和孔雀王子都是他们的儿女,不过它们的羽毛都不是现在这个样子。

  一天,百鸟王把儿女都叫到身边,他对百鸟说:“孩子们,你们都一天天地长大了,父王我也一天天地老了。你们每人都可以从我这里领取一样宝物,或者学到一样本领。”

  百鸟王的儿女们都十分兴奋,他们依次走到父王和王后身边,或领取一样宝物,或学一样本领。老鹰学会了捕兽,鱼鹰学会了捕鱼,百灵学会了唱歌,黄莺得到了一副好嗓子……

  最后,百鸟王只剩下一样宝物和一样绝技了,还有一件黑色衣裙,它根本称不上什么宝物。那件宝物是宝石般的羽衣,那样绝技是善讲人言的本领。没有得到宝物和绝技的只剩下八哥公主和孔雀王子了。

  百鸟王对孔雀王子和八鸽公主说:“孩子们,谁要是得到宝石羽衣,谁可以继臣我得王位;谁要是学到讲人言的本领,谁就担任鸟类和人类交往的使者,但是那只能披那件黑衣服。”

  孔雀王子和八哥公主为难了,谁先挑呢?公主和王子平日十分友爱,怎能为这事争先呢?八哥公主说:“哥,你先挑吧!”孔雀王子说:“妹,你先挑吧!”

  八哥公主想来想说:“好的!”她绕过宝石羽衣,拿起那件根本称不上宝物的黑色衣裙披在身上,黑色衣裙立刻变成了黑色的羽毛,她向百鸟王学到了讲人话的本领。

  百鸟都惊呆了。孔雀王子冲过去抓住八哥公主的手说:“我的好妹妹,这件宝石羽衣本该是你的呀,你为什么不要呢?”

  八哥公主说:“哥,你的本事比我大,应该继承父王的位置,当百鸟之王。”

  百鸟王死了。孔雀王子继承父位当了百鸟王。新百鸟王派八哥公主担任鸟类和人类之间交往的使者。

  人们都很喜爱善解人意的八哥,因为她有一身黑色的羽毛,人们都亲切地叫她“黛翎公主”。

【关于小公主的睡前故事】相关文章:

关于睡前故事09-20

关于蜜蜂的睡前故事08-18

关于蚂蚁的睡前故事12-27

关于小狗的睡前故事12-16

关于爱情的睡前故事05-29

关于公主的睡前故事04-27

关于大灰狼的睡前故事12-10

关于小狗点点的睡前故事11-19

睡前故事11-07

月亮和飞碟睡前故事 一支棒棒糖儿童睡前故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