宝拉的实验美文欣赏

2020-10-27 美文欣赏

  宝拉是我上班的同事,护士助手,一个赏心悦目的女孩子,和她一起上班总是非常愉快的合作。

  前两天,一边读护士,一边在做半时工的宝拉遇见我,兴奋地宣布自己通过了注册护士的计算机统一考试。

  看着宝拉眉飞色舞地描述:考试时答的艰难,考后等待结果的煎熬,拿到通过通知后的几乎疯狂的高兴,恍然间我仿佛看见八年前的自己。

  我知道读护士专业的不易,也参加过那场拿到RN执照必经的考试,深深替宝拉高兴和骄傲。

  "你今后有什么打算?"我问宝拉。宝拉今年21,就读的是一个医院开设的特别集中培训的护士专业,拿的是两年大专毕业证书。虽然注册护士的执照不挑剔申请人的学历是本科还是专科,只需要专业考试通过,可是要想在医院做到管理级别还是需要更高的学历。

  "护士专业是我求学的第一站,以后的路还很长,可以做的事情很多。先申请到护士工作对我最重要。为了准备考试,我最近有一个半月没怎么挣钱了!"宝拉的父母都是不会讲英语的墨西哥移民,做的是体力活,挣微薄的工资,所有的读书,生活费用要靠她贷学生款和自己挣。这样环境里成长的孩子学的第一堂人生课是自立,实际,生存。

  "我以前曾在Drew读了一年大学公共课,很喜欢那里的学习气氛和教授,说不定等我有了钱,还会去那里完成本科。"宝拉补充。

  Drew是一所在美国很有名气的私立大学,它既是最好,也是最昂贵的新州大学。

  "能进到Drew,那你高中读书一定很优秀,这么好的机会失掉很可惜。"我觉得宝拉从那里转出,去学一个连大学都不是的医院开设的专业很可惜。

  "它的确很好,可学费五万美金,尽管我有一半多的奖学金,还是要借很多钱补剩下的学费,生活费。经济上压力太大了,承受不了。"宝拉也有些遗憾和不舍。

  "那在这两个地方读书,有什么不同感受吗?"我问。

  "太不一样了。我不是说我现在毕业的地方老师教的不好,他们都是一样的非常努力认真。"宝拉思考一下,回答。

  "在Drew教学的老师更有治学的热情,在那里上课我学的是特别的思维方式,更富有实验性,创造力。在医院的护士专业,我学到的是一种技能,让我通过考试,找到工作,它具有实用性。"宝拉总结。

  "可不可以举个例子?"我觉得她讲得很有意思,想了解更多。

  "Drew是一个偏文,艺术性的大学,那些人文科的教授都非常会别出新裁。我最喜欢公共基础课《社会学》的老师,她让我们做了很多有意思的实验项目报告来理解抽象的理论。"宝拉回忆起来,眼睛发亮,继续。

  "最有趣的是项目:每个人要给自己的脸上涂黑杠,然后一大早起来去学校上课,记录下所有人的反应。把自己的脸上涂成印第安人的黑,在橄榄球比赛场上是很平常的事,可出了那个场景,别人会如何对待,我当时做这个项目时真是拿不准。"宝拉的故事钩得我的'心痒痒的。

  "后来呢?你的老师和同学怎么反应的?"我急不可待地要听下文。

  "我戴着脸上的黑杠走进教室,老师看见了,半天没讲话,看得出来他很惊讶,但他选择沉默。你知道美国东部的怪人怪事很多,大家对稀奇的事物都采取冷处理。"宝拉讲得很对,美国东部的白人是真正的少数民族,任何一个公共场合,什么肤色的人都有,自然什么行为的人都有。

  "那一天是化学课的阶段考试,传卷子时我和后面的同学打了一个照面,她惊叫起来:喂,你忙着复习早上没洗脸吧,怎么有黑道在你的眼底下。我说:我知道,是我自己早上画上去的。她又说:我才不信呢,一定是头一天你喝醉了,被同学恶作剧,用不能洗掉的黑笔涂的。她还让我右边的同桌也看我的脸,那人的反映很淡然,说:我早就看见了,如果宝拉喜欢涂成这样,她尽管可以这样做,不用奇怪。"宝拉的故事虽然是老师布置的一个尝试,可揭开的是不同人的深层意识心态。

  "我也上了《社会学》,以为最无聊的课就是它,你的教授真有趣!"我羡慕她。

  "这门课令我终身难忘。在那里读书,你会感到一种热情。老师教的不是知识,而是一种探索和试验。多数学生不会是被动地接受知识,会有很多质疑,老师总是让我们自己去寻找答案。"宝拉最后总结。

  听了宝拉的话,我想领导者和群众的区别就是这样的。一个人如果喜欢过按部就班的生活,一份工作一个家庭就是一辈子,遵从是大多数人的角色,做被领导的大众。如果一个人敢于尝试不同,才有做领导的天赋,他要比别人优秀,就得有自己的思想和创意。我们从普通学校读的书,接受的是被动的教学,养成的习惯是服从,很容易学和做,风险也小。

【宝拉的实验美文欣赏】相关文章:

思念的美文欣赏11-23

选择的美文欣赏11-23

父亲的美文欣赏12-08

旅游美文欣赏11-29

月儿美文欣赏11-28

信笺美文欣赏11-28

思美文欣赏11-27

逃亡美文欣赏11-27

流沙美文欣赏11-27

空梦一场美文欣赏 静夜思美文欣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