信笺美文欣赏

2020-11-28 美文欣赏

  一天扯着嗓子喊了许久,可是宿管阿姨的房间仍是漆黑一片,没有任何动静。他忘记宿管阿姨的窗子弄了隔音膜,哦,不是忘记,是压根没有了要想起什么的意识。酒精在他的大脑里奔腾、跳跃,不住地呕吐,眼睛却一直呆滞无神。

  凌晨两点的月亮无比明媚,且安静,星星撒在月亮的周围若隐若现。可是这样的宁和却被一天错过,正在。如果他清醒了,又会不会再次后悔?用他的话来说,他会庆幸,庆幸自己不会触景伤情。

  他的叫喊声渐渐息弱了。他扶着墙角,只能看见斑驳的树影,摇曳着,似乎在呼喊他一起到风中摇摆。他要与自然共舞,他要让吹向远方的夜风把所有的苦痛一齐带走。

  他颠着脚步,恍恍惚惚走到了联通广场。他看见一个立体的人影在空气中摇曳,忽而奔跑,多像自己看到的树影啊。他以为是想起了她,不禁怵然。

  一天……一天……一天……

  是她在叫他吗?一天蜷缩在草地,一只耳朵紧紧贴着地面,草尖刺向他的耳膜,耳廓已经秃噜出了几粒小血滴。另一只耳朵用双手捂着。他害怕听到她的声音,她的声音会让他在醉酒中清醒!不,他不要清醒!

  周围的大树仿佛都成了敌人窥视战场的碉堡,只要有一个敌人闻风而动,所有的敌人都会朝他袭击。而这些,他是浑然不觉的,他只想在这夜里不再听到来自她的呼喊。可是,越害怕的东西越喜欢在夜晚悄临。他稍稍睁眼,窥探一下那个立体的人影是否还存在,应是错觉吧……哦,不!那是,那是她的样子!

  她在微风里奔跑着,与初见时的情形一模一样,只是少了路人的陪衬。第一次相见是在九天前,九月的某一天晚上九点,他喜欢九月,那是一个略带悲伤的季节,也遇见了一个悲伤的她。

  两个人似乎有一种天然的默契,都喜欢在晚上九点跑步,不早不晚,正是看月亮需要45°角仰望的那段时间。他和她的距离始终保持在200米左右,两个人似乎没有任何交集,吹的风是来自不同的方向,路灯忽明忽暗也难契合。联通广场的人渐渐少去,一天突然加快速度,呼吸的喘声融合在空气里,像来自前方的召唤。

  200米的距离越来越短,他闭上眼睛想要嘶吼一声,却将一个女生撞到在地,自己也磕伤了下巴,然而等他回过神来女生已经爬起来远去了。那个女生就是她,一个让他至今十分痛苦的女生。他急忙追过去,一直询问她是否受伤,还把自己的联系方式告诉了她。但是她没有任何反应,继续面无表情地慢跑。

  一天也没了耐心,心里很不满她的高冷,于是自顾回去擦药。第二天,一天又在同一个时间里看见了她。第三天,第四天……直到第六天,一天都跟在她的`后面跑,但是并没有让她发现。晚上九点,联通广场,风很大,乌云很多,雨水漱漱地落下。散步、跑步的人们以神一般的速度离开了广场,他正要随人群散去,却发现她还在奔跑,雨水湿透了她的全身。

  他一把抓住她的手臂,企图拉她去楼檐下避雨,可她却把他的手甩了出去,继续跑着。

  他看见了,看见了一张苍白的脸,点缀着两瓣苍白的嘴唇。她的眼睛说不上有神,却是忧郁的,透着一丝绝望。那是一种什么感觉?啊,就是死亡……

  他不是什么救世主,也非十分亲善之辈,他挪动着湿漉漉的步子,慢慢地走回了宿舍。现在联通广场只剩下雨和她了,他不知道会发生什么,也不敢去想象,心底溢出了罪恶感。那天晚上他做了一个梦,梦里模糊的影子像她,她笑了,如花的笑脸是冲向他的,口里似乎还呼喊他的名字。

  当初的一幕幕都涌现了出来,带着醉意在上演,无论是现实中的冰冷苍白,还是梦境里的如花笑脸,他已经没有力气再去抗拒,包括第七天她的消失和那封信。

  第七天,他如往常一样去上课,课间时从左排传过来一封信笺,信封是白色的,背面右下角写了“临城”两个字。看到信的内容的时候他呆住了,她……那天晚上一天站在联通广场的跑道旁,紧紧盯着奔跑的每个女子,希望能看见她,虽然他已经知道了结果。

  一天慢慢把捂住耳朵的手放下来,他在想,为什么她会让自己如此痛苦?像被人传染了不治之症,但更像是被下了魔咒。他的大脑已经不允许他清醒下去,酒精催他入眠,或许在梦里他会知晓答案。

  宿舍六楼的某扇窗子半掩,一张白色信纸坠了下来,消失在无尽的黑暗中。

  在往后的日子里,一天仍然坚持晚上九点在联通广场奔跑,距离他200米的地方有个影子,立体的,跑到凌晨方在黑暗中睡去。

【信笺美文欣赏】相关文章:

旅游美文欣赏11-29

月儿美文欣赏05-13

思美文欣赏05-10

逃亡美文欣赏05-09

流沙美文欣赏05-09

鬼压床美文欣赏05-09

挑战美文欣赏05-08

酒美文欣赏05-07

扭曲美文欣赏05-07

雨泪断弦美文欣赏 武松打虎新传美文欣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