冰下难_教育文章

2020-08-19 文章

  对于《琵琶行》中幽咽泉流冰下难的校勘,研究者颇有不同的看法,概括起来,有以下四种意见:

  这句诗通常作水下难。清代汪立名本和《全唐诗》本俱是。解放以后出版的,如《中华活页文选》(第75号)、《唐诗一百首》等选本均作水下滩,并且解释这句诗说:琵琶弹得低沉时,就象缓慢的'水流向沙滩一样。林庚、冯沅君两先生主编的《中国历代诗歌选》里认为,水流下滩与泉流涧石都是幽咽之声,还举魏晋乐府《陇头歌辞》陇头流水,流离西下、陇头流水,鸣声幽咽来证明其正确。

  第二种作冰下难。这是清代段玉裁的意见。其在《与阮芸台书》说:白乐天间关莺语花底滑,幽咽泉流水下滩。泉流水下滩不成语,且何以与上句属对?昔年曾谓当作泉流冰下滩,故下文接以冰泉冷涩;难与滑对,难者,滑之反也。莺语花底,泉流冰下,形容涩滑二境,可为工绝。(《经韵楼集》卷八)汪本和《全唐诗》本亦于水字下注云一作冰,滩字下注云一作难。陈寅恪先生在《元白诗笺证稿》很赞成段的看法。他还据白居易本集《筝》诗霜佩锵还委,冰泉咽复通和元稹《琵琶行》里冰泉呜咽流莺涩等来证明段说的正确。其他如刘大杰、霍松林、朱大可等先生也赞同段的意见,朱在《新注唐诗三百首》里还具体作了解释,因为流泉下滩的声音,不会是幽咽的。况且上句是花底滑,下句怎能对水下滩?白居易讲究对仗,不会这样欠工。最近出版的《唐诗选》(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编)也采用此说。

  第三种作冰下滩,蒋礼鸿先生就持这种意见。他在《〈琵琶行〉的音乐描写》(见《唐诗研究论文集》)一文里说得很清楚:我以为段说实在不完全正确,这一句应该依日本那波本作幽咽泉流冰下滩,滩字应作流动解。花底和冰下都是处所词,处所词必然要和动词联系在一起,这两句里可以作动词的只有滑和滩字。《广韵》去声二十八翰:滩,水奔。水奔就是水流。泉水在冰下流,泉声被冰所隔,所以幽咽。

  第四种作水下滩。顾肇仓、周汝昌两先生的《白居易诗选》就取水下难。

  冰下难的文字校勘问题,关系到如何理解诗中的音乐描写,即使是一般读者,了解这些不同看法也是有益的。

【关于冰下难_教育文章】相关文章:

1.冰的心里是水_文章

2.文章《关于教育信仰》

3.关于孩子教育的文章

4.关于幼儿教育文章

5.关于师德教育的文章

6.关于教育的励志文章

7.未曾清贫难成人文章

8.关于教育教学的经验文章

上一篇:梦的文章我在南方的秋天写梦 下一篇:文章鉴赏——在炎热里为你送去一份甘甜